当前位置:首页 -> 收藏博览

收藏博览

汉画释读丨张敦:聆听汉画——家国篇

发布时间:2020-07-01       浏览次数:42 次

汉画中大量出现龙的形象,是大汉皇权以及汉民族雄健强悍、激昂奔放的精神表

现。汉画中龙的刻画矫健、霸气,代表着那个时代昂扬、勃发、壮阔的民族精神。

汉画中有将士集结征战、守卫国门、团结抗敌的画面,有抵御匈奴入侵征兵上战

场,新婚妻子独斟消愁的场景,保家卫国的爱国情怀令人倏然生情。

 《国门永固》


汉代双面空心画像砖 115×35cm  豫中

整块画像是一幅蕴含着激昂斗志、保家卫国的壮丽画卷。画面四棵长青树,两座

宫阙,一个门吏,两匹骏马。表现的主题是在大汉盛世,边疆有军人守卫,宫阙

有门吏看护,长青树下,大汉帝国固若金汤,坚如磐石,安定和谐。四周为乳钉

和菱形图案装饰。


四棵长青树,高大俊美,伟岸挺拔,象征大汉地域辽阔,土地肥沃。树的刻画简

化成一片树叶,既省去了繁复的树杈,又能简约代表了树的茂盛,这种写意隐喻

的表现手法充分显示了古代艺术家的良苦用心和艺术功力。



长青树下,两匹骏马神态各异,装束有别。右边一匹身披马鞍,俯首而归,好象

刚刚经历了一场战争,驰骋疆场、凯旋而归,为国尽力而略显疲惫。而左边一匹

野马正在仰天嘶鸣,象征着未入伍的大汉勇士随时应征赶赴沙场,为国捐躯。马

头一仰一俯,说明大汉战争频繁,大汉儿女保家卫国的深刻含义。马是汉代画像

砖上常见的动物形象,汉武帝时曾引进西域的大宛良马,造型均为结实健壮、身

躯肥硕、四肢细瘦若铁,体现了强盛进取的铮铮汉风。据文献记载,汉代皇家马

苑养马多达30万匹,马成了战争、出行中不可替代的重要交通工具。在这里,骏

马被暗喻成大汉驰骋疆场的将士,有如激奋如歌的艺术感染力。



两座高大的宫阙,象征着汉王朝的威严与强盛。宫阙中间,站着一位手持盾牌的门吏。门吏在宫阙面前,似乎形象大小相同,显示门吏的高大勇猛和健壮。手持盾牌,说明他随时抵御外来入侵的强寇,腰系钥匙,显示他忠于职守,职责重大。门吏头戴冠上长缨随风飘动,说明是在野外值岗。


战马凯旋,门吏守卫,暗喻军中将士从沙场凯旋归来。守卫在宫阙前,履行保家卫国的神圣职责。


整个画面空旷辽阔,构图疏朗。有植物、动物、建筑、人物,是一幅寓意深刻的古代风景人物画卷。从这幅画卷中,我们仿佛听到疆场的厮杀,野马的嘶鸣,悠悠箫音中,旷野微风阵阵,宫阙内歌舞升平。而它所展示给观众的厚重主题却任凭你的思绪跨越两千年烟云,去想象发挥了。



《草场救援》

汉代实心长方形画像砖 47×35cm 豫中

该砖六排画面,图案相同,都是山林草地上的动物故事。远远望去,颇似一个辽阔的巨大草场。山石林立,草木葱荣,动物出没,是一幅景色迷人、让人陶醉的风景画卷。


画面中有三只鹿,三只雁和一只狼。三只鹿和三只雁分别是三口之家的两个家庭,在阳光明媚、宽阔肥沃的草场上,雁在高飞,鹿在吃草,本来是很幸福惬意的时刻,然而一只狼的出现打破了草场上的安静。画面上,一只幼鹿在草场上忘情地玩耍,磷峋的山石、奇异的花草,使它流连忘返,不知不觉已远离了父母。这时,不远处一只饿狼发现了它。饿狼饥肠辘辘,小心翼翼,高竖起耳朵,伸长脖子,垂涎三尺地盯着肥硕俊美的幼鹿,好象幼鹿马上就要成为一顿美味佳肴。幼鹿此时此刻也好象听到有些动静,但眼前的花石挡住了视线。幼鹿机警地竖起耳朵,不知所措。这惊险的一幕被高空中飞翔的大雁看到了,大雁朝着幼鹿大声鸣叫,让幼鹿赶快逃跑。但幼鹿毕竟涉世不深,不明了大雁的意图。在这危急时刻,大雁连忙给另外两只大雁求助,请它们赶快呼唤幼鹿的父母赶来救援。另外两只大雁知道幼鹿遇到了危险,连忙唤来幼鹿的父母赶往危急地点。幼鹿的父母知道儿子十分危急,急匆匆飞奔赶来救援。


画面中有静有动,静中积蓄着险情,好似弓在弦上,一触即发,血腥的场面就要发生。动中饱含着焦急,两只飞奔着的鹿的心急如焚,揪心裂胆的心情,通过动态表达出来。而两只雁的的描绘,简简几笔,急速俯冲的飞翔姿态,也把焦急的神态勾勒得淋漓尽致。


这幅看似动物间的草场救援,超越了动物的真实本能。大雁不可能为了救援幼鹿而呼唤另外两只鹿匆匆从远处赶来。而在两千年前的汉代,这幅画面的确出现了。艺术家在创作这幅画面时的真实用意是什么?且让我们从遥远的汉代国情去分析。两汉历史四百多年,而面临匈奴长时间的侵扰就有三百年。当时的大汉王朝,政府和举国民众最渴望,也是最倡导的就是团结一致,抵御外侵的民族精神。汉代是一个强悍博大、团结奋进的时代,只有在强盛的国度,才能出现灿烂澎薄的文化画卷。在这样举国、全民性的民族精神旗帜的引领下,艺术家手下的动物间的草场救援题材也就不足为奇了。

作者简介:张敦,男,河南省扶沟县人,中国汉画学会会员,中国文物学会文物修复专业委员会会员,资深收藏家,汉画研究学者,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拓技艺传承人。收藏研究古陶瓷、汉代画像砖二十余年,在收藏类报刊上发表古陶瓷、汉画像砖鉴赏文章二十多篇。先后被甘肃天水、河南周口等文化刊物特聘编委、撰稿人。




分享到: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