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赏古寻珍

赏古寻珍

震撼心灵的山西省石刻艺术瑰宝欣赏!

发布时间:2020-08-03       浏览次数:117 次

石窟,这种通过人工雕凿在整座山体上的很特殊的宗教建筑形式,其最初起源是在公元前12世纪时的印度。它的起源与公元前6世纪佛教在印度诞生后僧侣们的佛教事务活动有着很直接的关系。公元前3世纪后,印度佛教首先传入我国西南少数民族居住的地区;到西汉末年时,才逐渐传入我国中原地区。中国有佛寺,乃始于东汉明帝时(58-75)的洛阳白马寺。而中国有佛教石窟,则最初始于两晋时期的我国西北今新疆天山南麓地区。此后不久,至南北朝时,佛教石窟又迅速通过河西走廊今甘肃一带逐渐发展到了北魏拓跋氏政权所控制的山西高原之上。在此之前,一般的佛寺建筑则早在东汉时业已发展到了山西境内。如洪洞广胜寺即始建于东汉建和元年 (147)。到南北朝时,佛寺建筑在山西境内已经十分繁盛。这实际上为佛教石窟在山西落脚奠定了一个非常和谐的氛围与基础。

云冈石窟,位于古平城(今山西大同市)附近武周山上,是我国古代三座规模最大且雕凿艺术最为精湛的石窟之一(另外两座即敦煌石窟与洛阳龙门石窟)。主持修凿开建云冈石窟的第一个人是北魏文成帝时的高僧昙曜。根据史书记载,昙曜本是古中山(今河北西北部)之地的僧人,接到北魏政权的命令赶赴京城。一日正好文成帝拓跋濬出外,在路上遇到了刚到京城的昙曜,不想文成帝所骑御马突然用嘴衔住了昙曜的衣服。于是朝廷上下皆为惊异,以为马识善人,文成帝遂拜昙曜以师礼。就此,昙曜请示文成帝后即开始在平城西门外的武周山上开凿石窟。《魏书·释老志》中讲昙曜最先“开窟五所,镌建佛像各一,高者七十尺,次六十尺,雕饰奇伟,冠于一世”。根据后世的确认,著名的云冈“昙曜五窟”亦即今天我们所见到的云冈石窟中的第16窟至第20窟。这五窟的尊者主佛个个都被雕成高鼻厚唇的模样,既不像佛经中讲的天竺人,也与中原汉人有所距离。人们都认为,云冈石窟中所谓“昙曜五窟”所塑的主尊佛者,其实是模拟了北魏开国时的几位鲜卑族皇帝。从第16窟至第20窟即分别雕塑了当时还在位的文成帝拓跋濬和在他之前太武帝拓跋焘、明元帝拓跋嗣、道武帝拓跋珪。

云冈石窟的开凿起始于北魏文成帝和平年间,经献文帝拓跋弘和孝文帝拓跋元宏,至北魏太和十八年(494)迁都洛阳为止,历经约30余年,共建21个大窟,小窟无数。根据现代文物工作者的实地测量,整个大同云冈石窟从东到西,沿武周山绵延近3公里,最大的佛像高达17米,最小的佛像则仅几厘米。整个云冈石窟保留至今的大小石雕佛像总数竟达到5.1万余尊。在我国三大石窟中,云冈石窟的开凿过程具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那就是它所有的工程几乎均是在北魏一个朝代中完成的,施工时间基本上集中在公元5世纪末叶的30余年时间内。而敦煌石窟的开凿过程,则是始于东晋太和元年(366),后期一直延续到元代以后,前后长1000年左右。洛阳龙门石窟的营造起始于北魏孝文帝时期,历经隋唐时代,也有400余年的开凿过程。

佛教石窟在山西,最具魅力的除云冈石窟外,即数太原西南郊天龙山石窟了。天龙山石窟的始凿年代约在东魏武定年间(543—550),在此之前,天龙山上已建有天龙寺。据史载,天龙山一带曾是东魏时高欢、高洋父子的避暑行宫所在地。高欢死后,其子高洋废东魏而另立国号曰“齐”,天龙山下的古晋阳成为北齐政权的别都(都城当时在今河南安阳以北古邺城)。天龙山石窟群的始凿虽然起于高欢、高洋父子,但最后完成则在五代时期。

天龙山石窟是我国艺术水平最卓越的石窟之一,也是上世纪前半叶被日本侵略者破坏得最严重的石窟之一。

据不完全统计,天龙山石窟群中的雕刻艺术品的各种构件,竟有150余件被那些披着“文明”外衣的强盗劫掠而去,至今仍然散失、陈列在一些欧美国家或日本的国家博物馆及私人展柜中。天龙山石窟规模虽不大,然而它的文化艺术价值却极高。如对9号窟中那尊十一面观音像的评价,我国著名雕塑家傅天仇和钱绍武先生认为 “石佛堪称世界之最,也是我国古代雕塑艺术中最精美的典范”。

说到石窟本身的规模,他们认为“天龙山石窟虽不像云冈石窟雕刻得那样巨大,形式上也缺乏逼人的气势(云冈石窟采取了大面大体的造像手法,这与自然环境有关),但它那造型的纯熟、比例的适当、线条的柔和、雕刻的精细,均不亚于云冈石窟,甚至比云冈石窟还技高一筹,所以天龙山石窟群是中国古代石窟雕塑艺术中一颗灿烂明珠,在世界雕塑艺术史上同样有着极为重要的位置”。

石窟,高平市羊头山清华寺;石佛殿,长治市石佛山;石窟,平顺县林虑山金灯寺;藏经洞,襄垣县仙堂山;石佛洞,阳高县偏梁寨山;千佛洞,浑源县孙膑山;佛窟山,左云县石佛寺山;石佛洞,榆社县西梓荆山;石佛崖,吉县宽静河畔;石造像,乡宁乡南白云洞;圣佛崖,霍州西南汾河东岸;千佛洞,隰县北佛陀湾;高欢洞,左权县东南20公里;石佛洞,左权县西3.5公里;石造像,永和县双山洞;石佛洞,平定县药岭山;千佛洞,翼城县千佛崖;石佛崖,汾西县北15公里;石造像,宁武县翠屏山;万佛洞,宁武县宁化古城西;石造像,宁武县禅房山;千佛洞,榆社县西响堂寺;万佛洞,五寨县芦芽山;石造像,昔阳县石马寺;石窟,平定县乱流村;千佛洞,乡宁县东7公里;石造像,孝义市李家山;石造像,盂县兴道村千佛寺;石佛忻州市浮屠山;石造像,乡宁县西滴水崖;石造像,代县西北白仁岩;石造像,大宁县西梵王扫;石造像,汾阳市西石室山;石造像,左权县东马岭洞;石造像,交口县李家山村;千佛崖,太谷县奄谷内;石造像,寿阳县方山;石造像,太谷县龙门壑;石造像,太原市西南蒙山;七佛岩,交城县东北;石佛崖,祁县子洪镇村外;石室寺,高平县石室山;石佛洞,高平县龙王山;石造像,太原市龙山童子寺;石造像,离石市西石佛寺;石窟,浑源县南淘沙村;石造像,中阳县西石佛寺;石窟,静乐县王端庄;石造像,代县南赵杲观;石窟,静乐县南丰润村;石造像,定襄县七岩山;石造像,保德县花佛村;石造像,沁县南涅水;石造像,夏县西威神寺;石造像,灵丘县曲寺;石窟,芮城县岭底瑞峰寺;千佛洞,隰县北神峪村;石窟,大同市北小石子村;石造像,灵石县南石佛寺;石造像,寿阳县羊头崖村;石造像,交口县锦泉寺;石窟,清徐县岩香寺;石窟,阳曲黄水镇;石窟,阳曲峰东村佛爷沟;石窟,古交市木路塔;石窟,古交市刘庄观音寺;石窟,古交市新岩村;石窟,太原晋祠悬瓮寺;石造像,怀仁县西南千佛寺;石造像,安泽冀氏村石佛寺;石窟,五台山金刚窟;石窟,五台山那罗延窟;石窟,宁武县石家庄;石造像,宁武县坎门口村;石窟,河曲县点峪村;石窟,神池县烈堡村悬空寺……

石窟艺术,约1400年左右时间中,古代人类遗留给今后人类文化遗产宝库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整个中华石窟宝藏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无论从历史角度讲。还是从文化艺术角度讲,拟或从石窟本身的规模数量与工艺质量方面讲,山西的石窟文化遗产,均堪称为中华石窟艺术发展史上的佼佼珍品。同样作为景观生态中的一种表现形式,园林与寺庙等遗产形态的形成过程,都表现为自身与自然的一种组事过程;而唯有石窟和石刻造像这种人类文化的遗产形态,是通过镌入自然肌体本身传承于未来人类社会的。从这一点上讲,石窟具有相对永恒的特征。

观音菩萨五尊像

北齐

60厘米。1954年太原市花塔村出土。砂石质贴金彩绘,透雕双树背光,高浮雕伎乐飞天及二龙奉塔。主尊观音菩萨头戴花冠,身佩钏饰。

贴金彩绘菩萨立像

57厘米。1954年太原市花塔村出土。菩萨呈“S”形微倾立于一圆形座上,上身袒露,圆润的左肩披搭帛带,下体裙裾轻薄柔滑,可惜贴金与彩绘已大部脱落。

贴金彩绘释迦坐像

北齐

40厘米。1954年太原市花塔村出土。释迦佛趺坐于仰覆莲座,脸颊丰圆,笑容恬静,身后雕花头光。佛体与莲座彩绘贴金,袈裟下摆内收,双勾衣纹仅及座面。

程哲碑

东魏

120厘米,宽68厘米,厚25厘米。长治市袁家漏村征集。碑圆首,碑阳正中圆拱龛内浮雕释迦坐像,方额隆颐,身形略显瘦削,厚重的袈裟下摆长长地披覆于座前。龛之内外线刻飞天、胁侍、讲经说法图及护法狮等,线条刚柔相济,飘逸飞动。碑额有东魏天平元年(534)的题记。碑阴刊有程哲发愿文,记叙程氏家族的源流功勋。这一年,北魏初分东、西,故造像中北魏晚期的余韵仍相当浓重。此碑应是带有供养佛像意味的墓碑或墓志。

石雕方砚

北魏

8.5厘米,长21.2厘米,宽21厘米。1970年大同市南郊出土。浅灰色细砂岩雕成。砚面中心为方形砚池,周边饰连珠纹和莲瓣纹,砚池两侧各有一耳杯形水池和方形笔舔,其两端有成双的鸟兽作饮水状。对角有莲花形笔插。其间雕人物图案四组五人,有骑象、舞蹈、角抵等内容。侧面各雕人物、动物等。砚底雕莲花一朵,周边围以小莲花8朵。这是北魏石刻艺术的高水平佳作。

释迦七尊像

北齐

46厘米。1954年太原市花塔村出土。释迦佛坐于仰莲座,全身贴金,施赭红彩。舟形背光周边浮雕宝塔、飞天,底座雕莲花化生手托博山炉供养。背面有彩绘佛像。

释迦头像

北齐

33.5厘米。1954年太原市花塔村出土。汉白玉质地,螺发高耸,脸庞圆润,双目轻合,鼻梁劲挺,嘴角微微内敛。

汉白玉石椁

通高217厘米,通长295厘米,宽220厘米。1999年太原市王郭村开皇十二年(592年)虞弘墓出土。整体呈仿木构三开间歇山顶房屋。汉白玉石,由底座、椁身、顶三部分组成,以及支撑石椁的石狮8件。石椁内外皆雕刻并施彩绘,由50多个单体图案组成,内容有宴饮、乐舞、射猎、家居、行旅等。图案中的人物深目高鼻黑发,属于地中海高加索人种,服饰、器皿、乐器、舞蹈及花草树木等,均具有浓厚的中亚和波斯风格,部分画面带有祆教的内容。展现了墓主人不同的文化背景,是研究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史料。虞弘是中亚鱼国人,北齐时入华,曾任职于北齐、北周和隋三个朝代。

石椁

北魏

240厘米,长348厘米,宽338厘米。2000年大同市曹夫楼村太和元年(477年)宋绍祖墓出土。由109件雕凿精细的青石构件拼装而成。外形为悬山顶式殿堂建筑,前设檐廊,面阔三间,一斗三升人字拱为目前所见最早。外壁雕多个铺首衔环,内绘有舞蹈、奏乐人物。是研究北魏建筑艺术的珍贵实物。

菩萨立像

112厘米。1952年太谷县白城村征集。青石立像,虽头、臂已残,但肌肉、骨骼刻画非常准确。身体造型采用富于变化的“S”形,更显生动优美。丰满的肌肤,微凸的髋臀,流畅的线条,充满青春的活力和生命的质感。

石雕柱础

北魏

通高16.5厘米,底座边长32厘米,柱孔直径7厘米。1965年大同市石家寨村太和八年(484年)司马金龙墓出土。其中一件柱础为浅灰色细沙石质,方形底座,其上呈覆盆形,顶部高浮雕莲瓣,中心有圆形插孔。周边雕蛟龙穿行于群山之间。方座四边浅浮雕忍冬纹和云纹,方座四角上各有一圆雕伎乐童子,分别作击鼓、吹觱篥、弹琵琶和舞蹈状。柱础底座四边浅浮雕缠枝莲,其间为伎乐人物。装饰内容吸收了佛教、西域及其他外来文化的因素,雕工精美,玲珑脱俗,是北魏雕刻艺术品中的精品。共出土4件,大小、纹饰略有不同,是漆画屏风(木板漆画)的插座。司马金龙之父司马楚之是东晋宗室,因宫廷斗争而转投北魏,娶北魏公主,被封为琅琊王。

菩萨立像

北魏

121厘米,宽45厘米,厚16厘米。山西省左权县出土。菩萨头戴宝冠,跣足而立。面方圆,容貌清秀,头后为桃形头光,身着褒衣,帛衣交于腹部,系一花结,上胸袒露,双臂缺失,臂上飘带自然垂于脚下。

四面造像石

北魏

61.5厘米,宽43.5厘米。1959年山西省沁县南涅水出土。长方体,四面均开有屋形龛,龛楣方桃形开光内刻有莲花纹饰。龛内均雕三尊像。一面主尊为交脚菩萨,其余三面均为佛坐像。每面的主像脸部均修长,身着通体大衣,下摆衣褶繁复,垂覆于座上,座两侧双狮相对而视。主像两侧各有一尊菩萨侍立。龛外雕千佛龛。

菩萨立像

东魏

100厘米,宽54厘米,厚27厘米。2001年山西省榆社县福祥寺出土。菩萨头戴高冠,脸型方圆,双目微睁,脸容清癯,两耳垂肩,颈戴桃尖形项圈,肩披长带。帔帛绕肩臂而下,腹前打结。下身为曳地长裙,系细带,裙下摆向外撇出,似临风飘逸,皱褶匀称而细密。跣足立于方形石座上。

菩萨头像

北齐

通高17厘米,宽13厘米,厚6厘米。1979年山西省昔阳县静阳村出土。白石雕,菩萨头戴宝冠,宝缯蜿蜒垂至两肩,脸型方圆,慈眉善目,眼睑下垂,帔帛交叉于胸前,身后为圆形头光。

菩萨头像

北齐

通高26厘米,宽21厘米,厚10.5厘米。1979年山西省昔阳县静阳村出土。菩萨头戴高冠,宝缯垂至两肩,前额狭小,额头发迹较厚,是山西地区北齐造像的特点。菩萨神态恬静安详。

菩萨头像

北齐

36厘米,宽25.5厘米,厚15厘米。1979年山西省昔阳县静阳村出土。菩萨头戴高冠,头部后有桃形背光,脸型圆润,弯眉细目。眼帘下垂,鼻梁高耸,嘴唇轻拢,面相端庄慈和。原有彩绘多已剥落。

观世音菩萨立像

北齐

通高57.5厘米,宽32.3厘米,厚31厘米。山西博物院旧藏。菩萨头戴高冠,脸型方圆,双目圆睁,肩披飘带,跣足直立于石座之上。帔帛于胸腹前交叉挽结出花饰。背光顶部残缺,隐约可见后代的墨书题记“观世音菩萨……有佛有法有僧……”等字样。莲花石座为后配。

佛头像

北齐

28.5厘米,宽18厘米,厚18厘米。山西省沁源县出土。螺发,前额略窄,弯眉细目,鼻梁高耸,唇微抿含笑,有双下巴。残存彩绘痕迹。

菩萨头像

北齐

35厘米。1959年山西省沁县南涅水出土。菩萨头戴高冠,面相圆润,细眉弯长,双目低垂,鼻高耸,嘴轻抿,嘴角上翘,长耳下垂,一副慈悲为怀的神情。

菩萨头像

北齐

35厘米,最宽27厘米,厚24厘米。1954年山西省太原市花塔寺出土。菩萨头戴花冠,脸型圆润,长耳下垂,弯眉细目。眼微闭,鼻高耸,嘴轻拢,面相端庄慈和,俨然一个世俗美女子的形象。

绿釉菩萨立像

69.5~70.5厘米。山西省介休市出土。三件,灰白坩泥捏塑,脸、手、足露胎,其余施绿釉。姿态略不相同,呈站立状,竖高发髻,眉目清秀,身材纤瘦,满饰璎珞,腹部微曲,飘带垂于脚下,身着长裙,立于仰覆莲座上。菩萨姿态动感飘逸,是大唐菩萨造像丰腴俊秀的先声。

张世兴造观音立像

通高37厘米,底座宽10厘米。山西省平陆县出土。菩萨面方圆,头微低,戴花冠,宝缯下垂,饰项圈臂钏。璎珞垂于膝下,下着裙,腹微突,左臂下垂持净瓶,右手施无畏印,跣足立于仰莲座上。护法狮分立菩萨两侧。台座上有铭文:“开皇元年九月九日佛弟子张世兴为妻妇造观音石像一区……”。该像涂金彩绘,大部已脱落。

佛五尊像龛

通高25.5厘米,宽17厘米,厚7.5厘米。山西博物院旧藏。青石质。拱形龛楣,楣尖处束一莲,楣面素面,楣内侧饰简化的联珠纹样。主像高肉髻,面相长圆清瘦,着通肩大衣,结跏跌坐于须弥台座上,右手施无畏印,左手作降魔触地印。其左右两侧胁侍菩萨头戴高冠,面相长圆,下着长裙,一手抚胸,一手置于身侧,跣足立于台座上。主像后侧两弟子,面相模糊,合掌肃立。台座前侧隐约可辨“咸亨二年”字样,其余字迹漫漶不清。

曲德造佛三尊像龛

33.5厘米,宽12厘米,厚9厘米。山西博物院旧藏。圆拱形尖楣龛,楣尖上方雕一佛二弟子像。佛作高肉髻,身着通肩大衣,双手合收于腹前,结跏跌坐于圆形台座上,二弟子面相长圆,双手亦合收腹前,盘坐于圆形台座之上。佛龛内主像作高肉髻,面相圆润,身着通肩广袖大衣,结跏跌坐于须弥台座上,双手施无畏与愿印。两侧胁侍菩萨头戴宝冠,面相长圆,一手置于腹前,一手置于身侧,下着贴体长裙,跣足立于台座上。台座下部浮雕双狮,并印刻造像记:“大唐麟德元年七月八日佛弟子曲德为亡妻赵敬造碑像一区……”

佛坐像

残高25.5厘米,宽19厘米,厚20厘米。刘静山先生捐赠。白石雕。佛像头部缺失,体态丰满,着通肩式大衣,双手残,结跏跌坐于圆形台座上,下身衣褶悬搭于座前,衣纹曲折生动。

佛头像

21厘米。1959年山西省沁县南涅水出土。佛作波纹式高肉髻,面相丰圆,双目微闭,鼻高隆,嘴微抿,双耳低垂,神情安详。

佛半身像

61厘米,宽51厘米,厚25厘米。2005年山西省五台县佛光寺出土。螺发,矮肉髻,发中嵌有髻珠,面圆润,额前有白毫,微睑双目,阔鼻,厚唇,下颌丰满,身着帔帛,袒胸,下身残缺。涂金彩绘有脱落。

弥勒坐像

50厘米,底座宽37.5厘米。山西博物院旧藏。头部缺失,身着通体大衣,胸部袒露,衣纹凸起向上弯曲,呈水波纹紧贴于身,左臂搭于膝盖之上,右肘弯曲,手臂残缺,双腿垂坐在方形石台上,脚部缺失。

佛坐像

58厘米,底座直径33厘米。山西博物院旧藏。螺发,高肉髻,耳下垂,面方圆,弯眉窄鼻,下颌丰满。身穿帔帛,内着僧祗支,结跏跌坐于圆台之上,左手自然垂放膝盖之上,右臂残缺。

菩萨立像

通高114厘米,宽34厘米,厚24厘米。山西省侯马市出土。头部缺失,身披帛衣,袒胸,项戴项圈及联珠璎珞,璎珞在腹部交叉并垂至膝盖以下,腰身细长,婀娜妩媚,两臂缺失,下着长裙,衣纹繁复,垂至脚下,跣足立于六边形须弥座上。其雕塑与装饰手法充分体现了雍容华贵的盛唐气象。

佛立像

121厘米,宽38厘米,厚20厘米。山西省侯马市出土。佛呈站立状,高肉髻,前额宽广,面方圆,耳下垂,身着交领大衣,衣褶均匀清晰,系带搭于左臂之上,双臂均残缺,身体略前倾,腹部微凸。足部残缺。

佛坐像

五代

69.5厘米,宽41厘米,厚25厘米。1957年山西省阳泉市征集。身着通肩衣,袒胸,结跏跌坐。脸型丰圆,弯眉细目,目光下视,嘴唇微闭,长耳下垂,神情怡然,右臂上举,手已残,左手轻抚足尖,坐姿松弛,衣褶自然。

佛坐像

26厘米,宽11厘米,厚7.5厘米。山西博物院旧藏。佛作高肉髻,有舟形头光,身着通肩袈裟,结跏跌坐于圆形台座上,左手自然下垂扶膝,右手持物,下身衣褶悬搭于座前。台座下端阴刻:“上元元年十月十五日……”,字迹漫漶不清。

释迦坐像

通高93厘米,宽45厘米。1982年山西省芮城县风陵渡出土。释迦牟尼结跏跌坐于八角形束腰须弥座上,内着袒右肩僧衣,外披袈裟,衣裙裹腿。脸型丰圆,闭目合唇,面带微笑,慈祥平和。右手残缺,左手作降魔触地印。台座下框部分刻铭文,“大唐景龙四年四月十五日弟子张敬节为七世先……帝及师僧父母法界众生同出……供养”等字。

菩萨头像

36厘米。1959年祁县西六支村惠安寺出土。菩萨发髻高束,髻饰上足髻饰立佛一尊,脸庞圆润清秀,细目弯眉,略带微笑,表情生动自然,根根发丝清晰可见。


分享到: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